吴英罪不至死三原因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08日

       陈久林 2012年2月7日, 主持吴莹诈骗案的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法官接受媒体采访, 分析维持吴莹死刑判决的理由。虽然法院对自己的判决颇有信心, 但在仔细查阅了相关文章和事实后, 相信吴英案还是值得推敲和商榷的。作为一名企业家, 我很自然地关心这一点。为此, 我现发表拙见, 希望为维护我国公民合法权益, 完善我国法制建设尽一份绵薄之力。根据审判长对吴英案的解释, 判处吴英死刑的法律依据是我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一百九十九条的相关规定。 《刑法》第192条规定, 所谓“集资诈骗罪”, 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采用诈骗手段非法集资, 数额较大”的行为。据此, 集资诈骗罪具有四个基本要件: 1.非法占有的目的; 2. 使用欺诈手段; 3、非法集资; 4、金额比较大。 《刑法》第一百九十九条规定, 犯第一百九十二条规定之罪, 数额特别巨大, 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的, 可以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此外,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相关司法解释明确规定, 100万元人民币被视为“特别巨额”的门槛。对于吴英案“数额较大”的要求,

各界没有争议, 在此不再赘述。我主要谈谈我对前三个要素的看法, 如下: 1. 吴颖的筹款这不是为了“非法占有”。法院裁定:“吴英已经背负了巨额债务, 然后不顾条件和后果, 不考虑自身还款能力, 高利率筹集大量资金……事发前, 吴莹到处都是, 隐瞒债务, 没有能力还债……明知道自己没有能力还债, 却骗取了大量现金。
       ”法官基于吴英无法偿还贷款的后果, 推断吴英借款的主观目的是典型的客观入罪, 也是对“非法占有”的处罚。为目的”。商界有一个形象, 就是明知不能还钱, 非法占有也要借钱。“借鸡生蛋”“借船出海” ”是典型的企业经营行为, 不存在非法占有相关的逻辑推导。即使是银行的正规商业贷款, 借款人也往往无力偿还, 因此不能推断借款人是借款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法院还认为:“吴英将非法集资所得的大部分资金用于生产经营, 而是用于支付借款人的本金和高额利息。之前的集资, 大量购置高档汽车、珠宝首饰, 挥霍无度。”我认为, 法院对“经营”二字的理解过于狭隘, 借钱偿还企业经营的债务, 即“支付本金和前期募集资金的高息”(新债还旧债)当然也是企业的经营。高档车确实是吴莹借钱买的, 不过是在其租车公司注册的。从法律上讲, 这汽车不过是租车公司的固定资产。即便吴英真的用了这辆车, 作为掌管38亿元资产的老板, 高端汽车在讲究场景的浙江商界中, 与吴英的公司相匹配的商务沟通工具也无可厚非。至于“购买珠宝”, 按照吴莹的解释, 是生意好的时候的行为, 目的是为了投资。众所周知, 近年来, 珠宝投资的预期收益明显好于股市、房地产等投资方式, 也快于产业投资。这可以证明吴颖的说法是真实的, 即吴颖的初衷是经营而不是挥霍。再进一步, 如果吴莹的真实目的是非法占用, 那么她不会为企业的发展购买大量的固定资产, 还会带人四处考察企业的发展机会;她可以拿着钱离开。甚至通过破产隐藏资产。而且, 事发后, 她并没有带着钱潜逃。此外, 从债权人身上可以进一步证明:吴英的债权人都是具有一定商业头脑的高利贷经纪人, 投资判断和风险规避意识不低。如果吴莹原本只是为了自己留着, 他们肯定不会借给她钱的。他们投资吴莹的目的, 就是为了通过她获得更高的回报。吴瑛案因吴瑛无力偿还债务而提起。如果她能及时还清债务, 她就不会犯这件事。在能够及时偿还的情况下, 我们不能指责他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借款;推断其非法占有的目的是否合乎逻辑?相信稍微有点企业管理常识的人都知道, 每个企业主都希望企业能够发展, 没有企业家希望企业失败。然而, 商场如战场, 现实更残酷!管理不善和资不抵债是正常的商业现象。由于无法偿还债务, 不能断定吴英借款的目的是“非法占有”。综上所述, 法院认定吴莹贷款的真实目的为“非法占有”而非为企业发展, 过于武断, 需要进一步商榷! 2、吴英没有使用欺诈手段骗取贷款。法院认为, “以高利率或高投资回报为诱饵, 向公众进行各种虚假宣传”的欺诈手法也值得推敲。所谓“高利息或高投资回报”, 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高利贷”。这种常见的民营金融方式, 在江浙闽粤等地一直很发达, 甚至可以称为地方经济的“引擎”。究其原因, 我国金融市场尚不发达, 中小民营企业很难从银行等正规渠道获得企业发展资金。同时, 由于近一两年经济形势低迷, 各种投资渠道受阻, 银行存款利率低于CPI。人们更愿意通过私人募资渠道获得高额回报。吴英高利贷是结果, 其根本原因是金融市场不发达和法律制度不完善。
       在这种情况下, 吴英采取的筹款方式并不特殊,

而是当地乃至全国的普遍金融现象。社会普遍性因为融合的现象, 对吴英的案子做特殊处理是没有说服力的。此外,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 “诈骗方式”是指行为人以虚构的集资目的, 以虚假证明文件和高额收益为诱饵, 骗取集资资金的手段。吴英没有伪造虚假的证明文件, 也没有捏造实际不存在的企业或项目。借钱时, 他只声称是在做生意或缺乏商业运作的资金。此外, 吴英案的债权人, 即高利贷经纪人, 都具有很强的专业性。他们借给吴莹是基于信息对称性的理性选择。也就是说, 高利贷经纪人出于投机获利的欲望, 主动向她借钱, 由此产生的风险自然应该由经纪人自己承担。虽然吴英在借款时承诺了高回报率, 但高利贷经纪人原本就是以高利率为借款条件, 目的是追求高回报率。不是吴影扔的诱饵。可见, 在认定吴英采用欺诈手段骗取贷款方面存在问题。也就是说, 如果“受害人”没有被骗, 吴英怎么会被判诈骗罪呢? 3、法官认定吴莹非法集资, 即吴莹向“公众”募集资金, 是“站不住脚向公众募集资金的行为”。非法集资的认定关键在于是否“向社会募集资金”。什么是社会公会应指“社会中的不特定对象”, 即社会上任意的人, 没有具体的人数。非法集资应理解为未经主管机关批准, 向与债务人无特殊关系的人提供资金的行为。是一种开放的融资模式, 融资对象应该是普通的陌生人, 而不是特定的熟人。 .吴英总共只有11个债权人, 包括亲属、公司高管和公务员, 其余都是主动给吴英寄钱的高利贷。 11个人怎么能称得上“大众”?这小部分人的损失如何构成“国家和人民利益的特别重大损失”?二审审判长表示, 虽然目前确定的吴英案直接受害者只有11人, 但其中募集资金超过120人的只有4人, 而且这些人的线下更是如此。吴颖公开募捐是有理有据的。根据审判长的介绍, 募款人不是吴颖, 而是这四位遇难者。吴英只应对直接交易对手拿钱的行为负责, 而不是直接交易对手拿前任甚至前任前任的钱的行为负责。这是“自责”原则的自然要求。 .例如, 店员收取的价格来自毒贩, 是否也有涉毒案件的责任?如果以这种方式承担无限责任, 就会影响交易安全, 公众也难免有危险。因此, 认定吴莹向公众募集资金似乎不妥。因此, 严格没有任何面对如此高的回报, 普通投资者应该充分认识到, 高回报是以承担更高风险为代价的。此外, 参照国务院《取缔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经营活动的办法》第十八条的规定, “参与非法金融经营活动所造成的损失, 由参与者自行承担”。 , 吴英的处罚应该减轻。 2、吴莹被带回案子后, 对相关案件供认不讳, 可以从轻处罚。 《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 犯罪嫌疑人如实供述犯罪的, 可以从轻处罚;对犯罪事实如实供述, 避免发生特别严重后果的, 可以减轻处罚。吴英从头到尾没钱潜逃;吴莹被绳之以法后, 乖乖认罪, 积极配合司法机关查处, 主动认罪。对此, 法院在量刑时也应酌情考虑。 3、吴英的立功行为应当得到法院的承认。法官认为, 吴英的行为属于供认受贿行为, 依法不构成立功。不过, 吴莹还举报和揭露了自己行贿以外的违法犯罪行为, 如举报某两名官员索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等, 应构成立功。此外, 根据湖北省检察院反腐倡廉局相关信息, 在查处吴英举报的违法犯罪行为时, 查处了2名正处级干部、5名正处级干部。一起, 反响热烈, 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法院应当认定为重大立功, 减轻处罚。 4、吴英案的社会危害性尚未达到“极其严重, 必须处死”的程度。事发前,

吴英还在努力还钱。为债权人提供担保,

主动提前还本付息, 按要求偿还债务。吴英一审被判死刑后, 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
       尤其是在网络上, 同情吴颖并认为他的罪孽不会消亡的观点已经占据了片面的位置。围绕吴莹是否应该被判处死刑的激烈争论, 其实是一场民间借贷是否合法合理的长期争论。只要不合理使用资金的制度不变, 民间借贷就不会消失。吴英案原本是一个在“有罪与无罪”之间摇摆不定的争议案件, 最终却被判处极刑, 着实令人惋惜。诚然, 盲目无序的民间金融一旦失控, 将对整个金融体系造成毁灭性打击, 吴英的高利贷网络也应该受到打击。然而,

法制不健全、金融监管不力、主渠道资金供给不足, 才是非法集资猖獗的真正原因。笔者不同意吴英“杀鸡警示猴”的刑罚, 甚至动辄用极刑。治疗需要对症下药。解决金融乱象, 需要从法制化、市场化入手!

Copyright © 2002-2016 贵阳贸易有限公司 guiyangmaoy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mcleskovac.com) ICP备案号:辽T3-20165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