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问题的根源在那里?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0日

       厦门有德才基本没有钱学森、杨振宁、李政道、邓家贤、梅兰芳、胡适、蔡元培、李四光等民国时期的大师。民国时期, 培养了许多世界级的人才, 也被民国用上了两弹一星。 2010年最高科学技术奖由胡锦涛亲自颁发。当他将500万元奖金和获奖证书颁发给国民政府时期大学毕业的两位90岁高龄的龙忠时, 教育与民国的关系就不难理解了。谁更喜欢时代教育?中国人口众多。新中国成立60年来, 在科学理论、艺术、思想、价值观、哲学等方面对人类的贡献微乎其微。从小学到大学, 中国教育一直饱受诟病。说到华文教育, 社会各界并不满意。学生有悲痛, 家长有意见, 教育者有抱怨, 政府有很多批评。中国的教育一直在变, 但改变不了学生累、老师累、家长累、社会更累的现状。在中国教育问题上, 众说纷纭, 争论不休, 没有定论。
       大多数中国人指责中国的教育弊端是应试教育, 那么哪个国家的教育没有应试教育呢?没有考试?没有答案?还要测试!中国教育问题的根源在哪里?在我看来, 当今中国教育问题的主要根源是泛政治化、学术思想自由缺失、民主宪政和公民教育缺失, 导致教育机构进入了官僚化管理阶段。 60多年建政实践, 按照苏联模式, 加入中国特色党委领导体制, 教育应运而生领导者与政府官员同质化, 将行政和官方标准带入教育界, 摒弃了半个世纪以来实践的大学办学理念和经验, 包括教授治校、折衷主义、思想自由、独立人格等当今中国教育已经严重“泛政治化”, 泛政治化让教师很难成为真正的“传教士、教学者、解谜者”。学校应该是独立于政府、政党和意识形态, 尊重事实和法律的学术自治机构。政府就是政府, 学校就是学校, 所以不会误入歧途。泛政治化必然会使关系复杂化, 会出现浓墨重彩的科学发展, 奉承、隐瞒、贪婪、诽谤、附和、结党, 使教育机构异化为官僚机构, 加速高校组织的衰落在他们变老之前, 进入官僚管理危机。南科大校长朱庆时表示:现在大学最大的问题是都追求官职, 官职就是地位。因为在大学里, 只要你有高官, 你什么都有。什么是大学精神?这是大学里的人所倡导和追求的。如果你去麻省理工学院, 你会发现每个人都崇尚学术卓越和创新, 他们都渴望竞争成为最好的。大陆大学现在有大学精神吗?有一种对真理的无畏追求。理论创新引领民族精神和社会进步是否有宽松、活跃的学术氛围?教授是学者和专家, 而不是学术官员, 追求官方职位。当年, 西南联大在艰苦的抗日形势下, 依然保持着大学精神。他具有严谨的学术态度和对真理的无畏追求。西南联大办学8年, 已毕业学生约2000人, 均取得学术成就, 有的成为世界知名专家学者。先后培养中央研究院院士27人(1949年)、中国科学院院士154人(在校生80人)、工程院院士12人(在校生)。其中, 杨振宁和李政道获得了诺贝尔奖(物理学)。赵九章、邓家贤等8人获得两弹一星功勋奖;黄坤、刘东升、叶笃正、吴征毅等4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等, 以表彰他们对中国建设、高等教育发展的贡献以及对世界学术研究的贡献。西南联大只有两个行政机构, 一个是校务委员会, 一个是教授协会。西南联大行政结构简单。从领导到员工, 他们尽最大努力, 以高工作效率履行职责。临时不属于职能部门的重要工作, 由校委会讨论研究, 教授推荐合适的教授组成各类临时工作委员会(推选)主持工作。工作任务完成后解散, 保持主体常设机构精简灵活。校务委员会为权力管理机构, 实行“主体责任制”。校董会成员由教授协会民主推荐。西南联大理事会中负责管理的职能部门负责人都是知名教授。其中包括常务委员会秘书长、学院院长、总务院长、教育学院院长、建设学院院长等, 均由教授担任。由大会民主推荐, 校务委员会讨论通过, 报校长批准聘任。
       教授协会是学校的咨询机构, 虽然不是权威, 但很有威望。每个学院都有一个教员协会, 一个系有一个系教授协会。教务会后更名为院长, 系教务会后更名为系主任, 由相应院系教务会民主选举产生, 校务会讨论备案, 报校长批准。各系的教学和管理业务由教授会议审议, 由系主任负责实施。因此, 教务委员会实际上是院长领导下的民主管理机构。纵观创新力强的东西方发达国家, 教育普遍独立于政党和意识形态, 尊重事实和法律。教育的重要目的之一是培养人的独立思考、创新精神和人文精神,

充分尊重每个学生的人格和人格尊严, 激发人的创造力和良好的人性, 而不仅仅是传授已有的东西。泛政治化、学术自由缺失、意识形态强行灌输、意识形态垄断, 必将导致灾难,

必将对一个国家及其公民造成极大伤害。思想的统一会扼杀一个民族的创造力, 在发明创造、精神财富的生产上落后于其他民族, 最终落入劣等民族的行列。为什么自秦始皇“焚书坑儒”的集权体制和思想专制2000多年以来, 从未出现过“百花争艳、百家争鸣”的辉煌时期?老子、墨子、庄子、孔子、孟子等伟大的思想家和哲学家出现在先秦时期。这一现象为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灿烂文化做出了贡献。中国古代孔子、老子等大师的出现, 或超级大师或大人物的出现, 为子孙后代留下了极其宝贵的财富。无论在文化还是意识形态上, 都没有超越先秦时期的辉煌。据记载, 先秦时期仍有“悬空学堂”,

人们可以“自由表达对国家事务的意见”。此后2000多年, 更何况“对国家事务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得不到保障。即使在今天, 有时一个帖子也会出现“敏感词, under review”, 甚至被屏蔽……所谓“万物皆有灵”。生命现象不仅是人类, 动植物也有生命。就像社会组织一样, 生活现象也有表现形式。任何组织都是由各种各样的人组成, 按照一定的组织原则形成的, 从人到恢复到人。因此, 一个组织与其说是一台机器, 不如说是一个复杂的有机生命体。每个组织都有自己的内部结构, 这会产生差异。就像人一样, 他们的生命力的差异是非常不同的。与任何有机体一样, 组织也有其生命周期。一个一般组织的生命周期经历了初创期、个体化期、功能化期、官僚期(早期官僚期、官僚期、官僚危机、死亡(或重生)、参与管理(如持股)制度、民主宪政)等阶段。虽然社会组织和人是有生命周期的, 但不同的是, 组织的发展可以持续很长时间, 也可以在停滞一段时间后继续发展壮大。因为组成组织的人可以代谢并不断循环到更高的群体编织形式以人类和其他生物无法发展的方式发展。需要指出的是, 在社会组织的发展过程中, 并不是每个组织都要经历这些阶段。有的组织没有经过功能化时期就直接进入官僚时期, 或者在创业期之后就消亡了。比如有些百年老店还可以像以前一样灵活, 而有些组织刚成立不久就很官僚。有的组织进入了成长期, 进入成熟期后, 劳累过度, 变得迟钝、麻木、未老先衰, 一举毁于一旦。同时, 组织所在的阶段往往有其他阶段的元素, 相互交错, 没有明确的界限, 而最后一个阶段却在不知不觉中到来。对于一个组织来说, 官僚组织管理危机的主要特征是:组织臃肿、官职增多、组织内缺乏共同价值观、繁文缛节、形式主义、丧失创新精神、丧失“急迫”意识、低效士气、凝聚力不足、管理者素质下降、管理团队老龄化、人才开发能力低、自私、推卸责任、争吵、缺乏社交、急功近利等。我国的教育机构已经进入了官僚化管理阶段, 有的已经经历了官僚化管理危机, 出现很多问题也就不足为奇了。令人遗憾的是, 长期泛政治化、学术思想自由缺失、公民教育缺失、民主宪政制度缺失, 忽视万物有其发展规律, 甚至造成社会和组织的震荡和复杂化。关系, 导致过早衰老。种种迹象表明, 中国社会已全面进入官僚管理危机阶段, 加剧或引发了各种危机, 中国教育机构也不例外。篇幅上, 论述了中国社会全面进入官僚管理危机阶段, 哪些因素导致了社会崩溃, 如何扭转社会崩溃的趋势, 走出困境。详情见《中国社会危机的根源在哪里?》一文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89分配不够透明。”“行政管理和学术管理混杂在一起, 师生交流不多, 师生关系疏远, 学生对教学有意见”;杨玉良教授, 复旦大学校长, 最近要求校方调查, 之前发现有1000多条大学管理规定需要废止, 因为大部分已经过期等等, 结果管理越来越复杂, 失控, 师生与教育管理者的矛盾尖锐对立, “和谐”从何而来?再加上教育评价的“捆绑”机制和制度的强大约束作用, 教师必须投入一个大量的精力在发表论文、书籍和项目, 以获得改进的空间;个别教师为了名利, 频繁的“走穴”“出海”, 教材更新缓慢, 教师知识老化, 导致课堂教学质量下降, 教师之间的沟通和互动很重要和学生“目瞪口呆”。此外, 国内的一些大学教育还继续在中学进行灌输式的课堂教学, 阻碍了学生创新思维和学习动机的发展。 “大一放轻松, 大二打工, 大三租房, 大四过日子”已经成为大学校园里流行的一句广告语。很多学生毕业了, 但发现“什么都没学到”也就不足为奇了。钱学森的问题(为什么中国教育培养不出优秀的人才?)和钱伟昌的问题(中国培养出来的人才为什么逃亡, 不愿报效祖国)也就不足为奇了。如果学校是这样, 其他学院可想而知。泛政治化教育往往以牺牲人的尊严和社会道德为动力。另一方面, 这意味着教育生命的消亡已经不远了, 异化培养了太多虚假丑陋的教育流氓。事实上, 民主宪政的实施和机构的民主管理是由教育机构的所有制性质决定的, 而不是主观的要求。教育机构产权的性质可以理解为全体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公民的共同财产, 委托政府经营, 产权属于全体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公民.为保证全民所有、全民使用、全民受益, 所有公民都必须享有社会、政治、经济和法律权利, 所有者(全民)可以直接或间接干预经营管理, 使业主的权益不被无偿占有和控制。 .因此, 教育机构应实行民主宪政制度, 各机构的校长应在校务委员会(类似于职工代表大会)下对校长负责, 实行民主管理制度。这是由教育机构所有权的性质决定的。忽略本质, 就是放弃本质, 谋求未来。例如, 如果没有健全的民主和宪政制度, 实行自主招生可能会造成更大的不平等, 学校可能会变成贵族和特权学校, 给穷人和弱者造成更大的不平等。尤其是当前, 社会普遍存在的道德败坏、价值流失、权钱交易、潜规则等问题越来越严重。没有健全的民主管理制度, 就不可能实现公平正义。教育改革的关键不是去行政化, 而是要完善民主宪政。当然, 教育机构不是孤立的组织, 任何教育机构的改革都与社会政治、经济、历史文化等因素。因此, 有必要改善外部环境, 如改革政治体制, 注重公民教育, 制定一些措施, 避免过度政治化、行政化等外部干预, 使教育机构顺利建立民主管理体制, 以及教育系统中的各种要素。为了更和谐、更有效地为社会培养各方面的人才。目前, 阻碍当今中国民主宪政发展的最大因素是公民素质和公民的文化环境, 而不是制度结构等硬件部分。因为政府、法律制度、社会制度和结构都可以在短时间内发生变化。公民文化和公民素质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建立和提高。制度结构容易建立, 民主精神、公民素质和公民文化难以实现。公民文化和公民素质是民主宪政社会的基石。公民教育不仅改变了某个人的命运, 也改变了我们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教书读书, 不仅是为自己, 为父母, 为老师, 更为在社会中有更好的立足点, 有能力适应各种环境, 独立生存的“社会人”。真正的荣耀是为社会做更多的事情。教育除了学习必要的知识外, 更重要的是培养一种文明精神、一种公民意识(公共意识、公共责任、公共道德)、社会良知和责任感、对人权的理解和对他人的理解责任和关怀。公民教育是推动民族进步、民族振兴、构建和谐社会的催化剂和动力源。遗憾的是, 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 我们只注重“思想政治教育”, 缺乏公民教育和教育。它已经变得政治化和行政化, 以至于我们离公民的角色还很远。中国现状:忽视道德素质教育, 忽视民主自由教育。过度的政治教育、政治学习和政治宣传, 影响了自由、民主、和平、人权、平等、义务、伦理、伦理、法律、竞争、创新、税收、安全、环保等现代公众意识的提高, 并影响了公民道德。在日常生活中可以看到公民和公民素质的提高。 2012年香港“蝗虫事件”中, 新加坡华人华侨的“富豪蝗虫”在当地网络论坛上大量涌现, “华人请便后冲水”、“请安静”、“请不要随地吐痰”等等。在中国出境游的主要目的地——法国、德国、日本、泰国、新加坡等地, 频频出现用简体中文标示的警示标志……我们大学生在人家幼儿园学习公民教育的内容:对人诚实, 不吐口水;当一个18岁以下的西方年轻人因为开车不带钱不小心逃票而后悔自己, 我们中国的年轻人可能会暗暗庆幸, 这其实是大众道德意识缺失的表现。
       中国大陆。日本小学生从一年级开始就必须上“道德课”。几乎所有的教科书都是以中国古代数百个学派的思想为基础的, 包括孔子、孟子、老子、忠孝仁义等。第一课通常是“不要对别人做你不想对自己做的事”。老师会问:“如果你的朋友偷了你的书包, 大家都欺负你, 你会开心吗?”学生们齐声喊道:“不开心!”老师继续说:“那你不要对你的朋友那样做, 明白吗? ”学生回答:“明白! ”。而我们很多家长都给孩子灌输了不能在学校吃亏的观念, 要以牙还牙, 从理智开始就用暴力来控制暴力。当孩子不小心撞到桌子哭泣时, 中国妈妈往往会先行动。桌子无形地告诉孩子, 责任在别人;外国妈妈把孩子带到桌边说:“来吧, 再去吧”;在车站, 经常看到一家3口(老外)来中国旅游, 爸爸背着一个大包, 妈妈背着一个中号的包, 孩子背着一个小包。看看旁边没有背包的同龄中国孩子。爸爸妈妈都负全部责任, 尤其是大学生要背一个大包包和一个小包包的时候。带家人上学是教育的一大讽刺。在美国、日本和英国的教育法规中, 都有专门的条款规定孩子的工作时间, 无论是家庭还是学校都不能剥夺孩子的这项权利。这样的教育成果, 导致了一场中日儿童野外生活培训在中国举办的现象。日本孩子出门带蜡烛、手电筒、火柴、绳索、帐篷、被子, 大家齐心协力完成任务。巧克力、饼干、可乐, 吃完就坐在树下, 等着怎么完成任务。如果你不懂得合作、承担责任、不独立工作, 无论你学了多少知识, 无论你上了多少密集班, 你都无法战斗。日本人、印度人甚至越南人组成的团队。纵观世界上和谐富裕的发达国家, 教育普遍是独立的。站在政党和意识形态之外, 尊重事实和法律。教育的重要目的之一是培养人的独立思考、创新精神和人文精神,

充分尊重每个学生的个性和人格尊严。当然, 该制度还必须保障各种公民权利(如言论和表达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和免于恐惧的自由, 以达到教育目的。60多年后建国之初, 重视“思想政治教育”, 缺乏公民教育, 教育政治化、行政化, 远未进入公民角色, 缺乏伦理意义上的“道德底线”, 文化意义上的“道德”, 精神意义上的“感情”和“爱的能力”, 即缺乏公民文化(平等、博爱、诚信、法治、人权、宽容和妥协等)。 )、公民素质(人文精神、民主素养、守法意识等);不了解宪法公民权利的具体内涵;不了解宪法、法律、红发文件、领导人之间的关系' 指示;不知道如何依法行使公民权利;靠什么力量制止侵犯公民权利的行为。甚至缺乏对公民权利的基本了解和关心, 公民也几乎没有意识。经过30多年的改革, 解决人民基础教育问题并不难。关键是他们接受了什么样的教育。不同的教育对培养独立思考、创新精神和健全人格的人会产生不同的影响。影响。公民教育不是思想政治教育, 公民教育是培养公民, 为社会培养有用的人才, 而不是某个家庭或某个政党”继承者”。超越阶级、民族、政党、宗教等身份限制, 超脱于政治、政府、市场经济活动。其教育理念具有更广泛的平等性和可持续性, 将能够获得更多的认同和凝聚力。建设公民文化、提高公民素质的基础, 教育达到其基本目的。教育是典型的长期事业, 百年大计, 如果公民教育缺失, 那么教育将成为没有灵魂的身体。泛政治化、急功近利、争名夺利、拔苗助长、商业炒作,

是育人的无穷无尽的祸害, 往往导致教书的薪水和职称混杂。和创新精神, 失去美德、理解和人性!

Copyright © 2002-2016 贵阳贸易有限公司 guiyangmaoy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mcleskovac.com) ICP备案号:辽T3-20165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