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骨散记】七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5日

       “切”古三吉”为第七个手术日做了期待已久的准备。
       来到手术等候区——天哪!大面积的舞阳洋, 哪里是“吃刀”受苦受难的地方, 像个大车铺, 想必是1960、1970年代:近30人的病床,

密密麻麻, 横排和垂直的。很多躺着,

老少, 胖(床放不下瘦, 男女, 打呼噜, 放屁, 睡着说话, 大喊大叫, 哭闹, 大吵大闹)其他。护士核对姓名、床号和性别, 总是被打断。
       二十五、六间手术室同时运转, 医生护士不计其数。我在想:这就是它的特点, 无论什么都这么壮观!好笑是因为我越界了, 好像和我没什么关系, 我只是个旁观者。嗯, 只是这个微笑在腹部微微颤抖, 阵阵的疼痛告诉你, 你想失去理智不行, 你和在座的每个人一样, 都在等刀!* 医院的地板那么大, 近30间手术室每天在同一时间轮流工作, 可进行120余台手术。
       但我仍然无法容纳和应对来自全国各地的救护车中尖叫的病人。
       我是第一个手术, 我进了手术室, 决定了全身麻醉的方案, 我不需要止痛泵。因为我自己的情况, 我用了术后推止痛药的方法。说完,

我捂住口鼻, 数到十……突然有人拍拍我的脸, 把我从梦中惊醒。这是我入院的情况。睡着了最好的感觉是手术很顺利:钢板、9个钢钉、800毫升血、引流管都到位了。那天丈夫不准去医院。他病得很重, 忍受不了四五个小时的折磨。他的师弟师弟们都在场, 并将整个过程“广播”给了丈夫。中午过后, 我离开了手术室。郑子——君智篆刻

Copyright © 2002-2016 贵阳贸易有限公司 guiyangmaoy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mcleskovac.com) ICP备案号:辽T3-20165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