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刺激经济还有哪些弹药?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9日

       纯粹的投资拉动, 特别是政府主导、以国有经济为主体的投资拉动, 很可能会消耗弹药, 没有真正的经济效益, 削弱我国未来抵御风险的能力。因此, 遏制经济衰退, 应以广大群众的基本需求为标准, 满足人民群众的基本需求。即使经济增速下降到5%以下, 这种调整和发展也是合理的。然而, 仅靠经济手段可能难以解决当前的经济问题。任何时期的经济危机往往都伴随着思想的转变。这个时候, 如果不注意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的提高, 甚至一些税制改革, 经济问题可能会变成社会问题。最近, 人们经常想象中国政府还会出台什么刺激经济的其他政策, 但我有不同的看法。或许这些意见不合人们的胃口, 但说出来可能会给你一些另类的想法。我们需要如此认真地对待经济增长数据吗? 3月初访问日本时, 我发现日本正处于衰退之中, 日常生活没有衰退的迹象。这一现象告诉我们, GDP增长速度与人们的生活水平往往存在很大的差距。 GDP负增长并不一定会导致消费负增长。
        GDP下降并不一定意味着生活质量下降。有鉴于此, 我常常想:有必要对经济增长数据如此敏感, 你在乎吗?即使我们的经济出现负增长, 社会生活还能有多糟糕?顶多是一些大项目停工, 给民生带来了负面影响。生活不会有太大关系。坦率地说, 根据我的判断, 2008年最后一个月和今年第一个月的GDP肯定比往年同期要低很多。但这两个月, 中国人民的生活受到了多大的影响, 又发生了多大的变化?绝对不。你报告低增长率有什么好处?每个人都不应该吃喝吗?和日本一样, 中国也是一个高储蓄的国家。这样的国家, 本质上是不怕经济危机的。
       这样的国家应该有很强的韧性。所以, 在经济危机爆发后的几年, 这些国家可以起床过冬, 也可以自己过几年。明白了这个道理, 统计部门才能大胆地报告经济运行数据, 不要把经济数据搞得神秘可怕。经济工作者必须区分GDP和人民的实际生活水平。完全不用拘泥于一个数字, 仿佛GDP增速下降, 天塌了。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甚至会带来不必要的损失。看看我国消费占GDP的比重,

就可以知道, 要维持我国体面的消费水平, 需要多少财力和物力。近年来, 我国的消费比例已经下降到GDP的35%左右。以去年30万亿的GDP计算, 消费只需要11万亿的国民生产总值。也就是说, 仅仅十几万亿的产出就足以满足人民的生活。前几年, GDP的一半以上是投资和出口。投资可以改善人们的生活水平, 但相关性往往不是很直接。有些投资与民生完全无关, 但往往会消耗相当大的GDP。
       而出口与人们的生活关系不大。如果不能出去少赚外汇, 赚那么多外汇有什么用呢?不是整天埋头在美国发愁吗?谁能确定多年积累的国民财富能完全保存在美国?因此, 在经济衰退时期, 通过退出一些与国民生活不密切相关的经济活动, 即投资和出口(包括一些投机性虚拟经济), 社会仍然可以保持良好的消费水平和生活水平。这也是我的看法和判断:即使今年经济增速下降到一定程度, 对我国人民生活的影响也不会很大。目前, 世界各国经济增速已降至零以下。为什么中国要保持8%以上的高速?在我看来, 2009年可以保持一个粗略的速度。我完全不同意多年来流行的一种观点:如果中国经济增长率低于8%, 就会出现问题。多年来, 这一声明就像是政府和经济界的一个咒语。但它实际上有多少真相, 它有多古老, 从未受到质疑。所以, 护八就成了一种人不真心说的意识, 一种不由自主的行动。这清楚地反映了提高我们的思维能力的需要。因为我们对数字有异常的恐慌, 所以, 为了应对危机已经采取了一些不必要的反应和紧张的动作, 而这些反应可能是危机中本应保存下来的国力最大的消耗, 因为我们谁也不知道这个严冬会持续多久。我们真的有可以大量利用的资源吗?在目前国内47万亿元左右的金融财富中, 大约有十万亿元不属于国家所有, 甚至有五六万亿元是国际游资。这种可用资源也会丢失。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报告, 2009年1月, 我国短期国际资本流动与2008年四季度相比发生明显变化, 短期国际资本外流可能达到350亿美元。此外, 随着美元兑欧元大幅升值, 这种估值效应会缩小以美元计价的外汇储备存量。 2009年1月, 我国外汇储备增长-279亿美元。资本项目净流出, 外汇储备不增反减, 是前所未有的新现象。如果这种现象在未来成为常态, 我们将不得不反方向思考。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 我国储备和拥有的财政资源, 有的难以使用, 有的随时可能流走。外汇储备快速增长的时代可能已经结束。所以, 我们在采取措施刺激经济的时候, 千万不能头脑发热, 更不能以为自己还有多少弹药储备。如果一些地方政府在启动项目时仍然对宏观形势一无所知, 那么上面的人就无法被他们的热情所左右。大约。在我看来,

现在的中国不仅不富强, 而且时时刻刻都在颤抖。我们的信心不是基于对外部情况的盲目。然而, 缺乏研究和对外部情况的清晰认识正是我们今天如此被动的原因。早在7年前, 我就呼吁中国对美元等弱势货币保持警惕, 停止盲目追求创汇战略。人民币应该适当升值, 适当增加进口, 避免持有过多危险货币, 但当时的主流学派完全沉浸在旧的重商主义发展模式中。在发现问题之前采取对策为时已晚。外汇储备快速增长失控, 国际热钱涌入, 人民币面临狙击已成为事实。如今, 铁幕已经高高举起, 不知何时落下。我们的外汇储备实际上处于虚胖状态, 人民币在2003年失去了最好的升值机会。发展的结果正如国外学者所说, 虽然中国GDP排名世界第三, 但人均GDP非常小。从宏观上看, 它是一个GDP很大的国家, 但从人均GDP来看, 它是一个非常贫穷和小国。这是国家货币在发展过程中多年来不当升值的结果。等大量后见之明的学者总结自己的经验已经来不及了。我们今天和未来的危险在哪里?也就是钱花完了, 老外卖人民币, 怎么办?存在于国外的钱不会退还, 国际游资在用脚投票。一旦发生这种情况, 经济就会真正增长。最大的问题是, 我们今天有多少这种预防意识?我的朋友杨新英先生(前湘财证券高级分析师-编者按)曾说过, 美国的问题是通过刺激消费来刺激经济增长, 大量利用投资银行的价值发现方法和信用创造。商业银行就是通过无限贴现和透支每个人的未来来刺激消费者提前消费自己的未来。中国的问题是通过刺激和放纵投资来刺激经济增长, 大量利用公共财政的直接投资方式和金融业的信贷放纵, 通过无限放大公众的未来和高估机构的未来来放纵消费。消费者和机构的未来。不管是谁, 花别人的钱是浪费, 因为没有责任约束, 花自己的钱, 是因为约束变硬, 责任明确, 所以要小心谨慎。我们中国人有个问题, 就是不敢在我们面前说难听的话。正如鲁迅先生所说, 我们总是夸孩子有多优秀。这样的文化往往给民族和国家带来消极的、巨大的损失。因此, 对于我们国家来说, 最要提防的是过早消耗体力。中国政府强大的资源组织和动员能力在世界上首屈一指, 我们毫不怀疑。我们也认为, 按照目前的财政金融形势,

支持两三年经济增长没有太大问题。但是, 我们非常关注这两三年。成长的代价是什么。人民公社食堂刚开办的时候, 大家都觉得没有问题, 可能不负责任。一年后, 一场大饥荒开始了。这是过早使用资源的情况。如果今天所做的事情是以持续增长为代价的, 那么有人想知道:过度使用政策流动性和严重透支个人的未来后果是什么?通过公共财政的直接投资方式和金融业的信贷放纵, 放大公众的未来, 高估机构的未来, 放任消费和刺激经济存在一定的危险。在美国式的崩溃之后, 全球经济能否承受类似的崩溃?我们必须拉响警报。因为我们目前所倚靠的美国墙太弱了。美国政府的债务超过十万亿美元, 企业和私人的债务都是几十万亿美元。美国今天的情况是富人不发钱, 政府只发钞票。再印钞票后, 美元肯定会大幅贬值。这个前景没有什么复杂的, 但我们只是不想那样看。我曾经在凤凰卫视的节目中说过, 中国要做好壮士断腕的准备。中国现在最需要的是战略家的眼光, 一眼就能看出底线的战略。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君子不立危墙, 这是我们今天应该准备的。但这种思路清晰吗?你准备好了吗? V形之后会发生什么?从去年四季度到今年3月, 我国经济呈现V型曲线, 先急跌后回升。这说明政府采取的措施是奏效的, 但这次是曲线康复后会发生什么?会不会再掉头?如果今年中国外贸比往年下降30%, 就意味着约3万亿元的GDP将被做空。如果坚持填补这个缺口, 需要拉动3万亿内需。目前, 摆在我们面前的选择是要不要填这个坑?仅靠目前的两年4万亿刺激计划, 恐怕这个坑是填不上的。那如果填不上怎么办?继续启动第二个刺激计划?如果有人阅读我上面的陈述, 可能会有所警惕。我的意见很明确,

没有必要推出第二波刺激计划。即便引进, 也要以民生和消费为主导, 解决基本民生问题。中国不能过早地耗尽能源。中国必须与世界一起兴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当然, 我们也看到了经济衰退时期资源要素的低价。如果有能力, 最好在国际市场价格低的情况下, 尽量利用一些外部资源。因此, 在这个历史时期, 上述投资项目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增加消费, 多买便宜货也是划算的。主要看实力。如果中国确实有实力, 我们绝不会反对中国在国外经济不景气的时候贸然大手笔挥霍。但是, 外部的发展形势让我们很难感到放松。美元很可能结束短暂的升值期。欧洲的许多工厂目前处于半停工状态。重启国际经济必然会导致货币价值发生重大变化。美联储研究人员已经在发表美元贬值不一定对美国经济不利。这一切都表明, 美国正在为美元贬值做准备。
       中国需要做什么准备?国际货币战争已经阴云密布。国内形势也令人担忧。今年1月以来, 居民消费价格CPI同比回落, 但连续三个月大额货币发行(合计3.5万亿元)让人担忧通胀回潮。对于那些低收入和无收入的社会群体来说, 情况会更糟。如果国际市场价格反弹, 国内CPI将立即上涨。这应该是一场无声的经济游戏。中国要做好长期战斗的准备, 但目前国际市场价格短期内难以上涨, 中国有机会利用国际市场的低价位。总体来看, 我国经济下一阶段的运行取决于两个方面。一是对外经济形势的演变。西方的金融泡沫继续破裂。据一些研究机构估计, 在美国诞生的金融风暴已经抹杀了全球50万亿美元的财富泡沫, 全球金融资产价格仍在进一步下跌。由于一些对冲基金投资者继续赎回他们的基金, 对冲基金行业面临大规模清算的风险。美国股市跌至5000点只是时间问题。从国内看, 这波经济刺激主要集中在投资上, 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强化政府主导的投资结构和国有企业的反淘汰机制, 投资收益值得商榷。纯投资驱动, 尤其是政府主导的以色列国家在经济带动的投资带动下, 经营不善消耗弹药, 没有实际经济效益, 削弱了我国未来抵御风险的能力。因此, 遏制经济衰退, 应以广大群众的基本需求为标准, 满足人民群众的基本需求。即使经济增速下降到5%以下, 这种调整和发展也是合理的。然而, 仅靠经济手段可能难以解决当前的经济问题。任何时期的经济危机往往都伴随着思想的转变。这个时候, 如果不注意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的提高, 甚至一些税制改革, 经济问题可能会变成社会问题。我个人的控制思维顺序是:先民生, 后建设;先消费, 后投资。这是经济衰退时期最安全的选择。目标是2009年我国经济增长达到5%应该是最合理的。即使我国经济运行曲线再次向下转, 也无需大惊小怪。我们要为今年的W型趋势做好充分的准备, 但说到消费, 最难平衡的是消费能力。如果不解决当前我国收入分配的巨大差距, 不缩小我国巨大的贫富差距, 任何经济刺激政策都将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Copyright © 2002-2016 贵阳贸易有限公司 guiyangmaoy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mcleskovac.com) ICP备案号:辽T3-20165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