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中出手 一个北京刚需的买房故事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20日

       2月17日下午3点, 北京海淀学清路一家房产中介店。 小小的会议室里挤满了人, 光看他们的表情就能猜出他们的身份。 坐在会议桌一侧的是一对年轻夫妇, 一脸郁闷, 还有些生气。 乍一看, 他们知道自己是在价格上争吵已久的购房者。 对面屋主一副“没关系”的样子, 不停地摆弄着手机。 坐在他们旁边的, 是房产中介的经理和经纪人。 无论他们的脸上多么真诚, 都无法掩饰他们的焦虑。 这是田洁(化名)和丈夫第二次与店主见面谈价格, 但谈话似乎并不顺利。
        “你也知道, 现在看房子的人很多, 如果低于225万, 我就不卖了, 我现在不急。” 毕竟, 屋主宋先生只有这么一句话。
        田杰喜欢的二手房, 在北四环外的雪清路一侧。 塔楼12层, 精装修, 两室两厅, 面积98平方米。 无论是户型、楼层、环境还是交通, 田姐都认为这个地方满足了她买房的所有要求。 她也知道, 买二手房要靠运气, 要找到一套她认为各方面都合适的房子, 实属不易。 早在2011年底, 在北京房价稍有松动的时候, 田洁和丈夫就开始四处寻找二手房挂牌。
        两人结婚两年, 一直在租房住, 是北京的标准家庭。 “去年底, 我们感觉雪清路附近的二手房价格并没有降多少,

主要是附近的房子比较少, 小区也只有几套房子。” 田杰说, “我们两个判断, 今年即使新房价格下降, 附近的二手房也很难降, 现在很多房主转售出租。” 春节放假后的第二周, 房产中介又开始联系田杰看房。 田姐和老公看了十几套房子。 要么房子太旧, 要么价格高得无法接受。 即便如此, 中介还是不停地发短信通知我看到的某栋房子已经卖掉了。 无意间, 田姐在一家中介店里看到了上述房子, 报价可以接受:220万元。 按98平方米面积计算, 每平方米单价不足2.25万元。
        于是, 田桀立即告诉经纪人, 他要见主人。
        在田杰看来, 既然中介出价220万, 3万到5万之间应该还有商量的余地。 在第一次见到店主之前, 田姐和丈夫商量了各种讨价还价的策略, 觉得无论如何, 价格应该再低一点。 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 一见到主人, 他们就被泼了一盆冷水。 “中介报的价格不是我给他们报的价格, 我的心理价是228万, 最低是225万, 不能再低了, 你知道吗?这房子去年涨到250万左右 .我没有一个被卖掉。” 楼主态度非常强硬。 田桀准备讨价还价, 哽咽了回去。 中介店经理和在场的两名经纪人见情况不妙, 立即将货主和买家分开。打开两个房子, 开始自己工作。 “现在我们卖房已经不难了, 这两周, 我们店平均一天就卖了两套房子。”经纪人一个接一个的进来, 一字一顿地说, “说真的,

“现在市场开始回暖了, 我前两天带你看的那些老房子, 现在已经卖掉了。” “这种情况, 我建议你拿2万元作为定金, 房主已经收到定金, 价格可以这样定, 我们再做房主的工作, 让他220万结算。” 。” 三个经纪人一起站在田杰面前, 神色比买主还要焦急, 不停地说:“这是给你的, 你好好想想”。 田杰虽然不情愿, 但还是付了定金。 然而, 当田杰拿着钱回来的时候, 中介告诉他们, 店主家里有事要先离开, “店主已经答应下午回来, 价格基本都谈好了, 你们 交了定金就可以放心了, 具体的合同细节来商量吧。” 中介对田杰的承诺非常坚定。 于是, 就出现了这样的场景。 这已经是田姐和她的丈夫第二次和店主见面商量价格了。 他们以为中介已经结清了220万元, 但当老板开口时, 他还是不肯放过225万元。 对于田杰来说, 虽然中介炮轰主要是为了方便交易, 但他们提出的事实也有一定的道理。 春节过后, 二手房成交量确实有所回升, 这无疑给了业主很大的信心。 在几位中介的反复炮轰和吹捧下, 房主如施舍般将价格降到了224万。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 田杰夫妇终于妥协, 最终以224万元的价格买下了房子。 用田姐老公的话来说, 这场三方谈判“只打了一轮就彻底败下阵来”。

Copyright © 2002-2016 贵阳贸易有限公司 guiyangmaoy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mcleskovac.com) ICP备案号:辽T3-20165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