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的屠夫李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21日

       李屠夫是我叔叔的好朋友。 他叫李文和。 他是一个屠猪和卖肉的人。 他住在离我家不远的一个村子里。 这个人这辈子有两个爱好, 杀猪和喝酒! 小时候的记忆里, 李屠夫经常和舅舅一起喝醉, 然后开着驴车回家。 在 1980 年代和 1990 年代, 李屠夫绝对是该地区最早的富豪之一。 他们都称这群人为“百万户”。 李屠夫个子不高, 脸上总是带着和蔼的笑容, 但我从小就不喜欢他, 因为他的眼神让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害怕。 每当我看到这个名叫李屠夫的李叔叔时, 我都会一直在那里。 他的眼里有种冰冷的感觉。 记得有一年我奶奶过年杀猪的时候, 请了屠夫李屠夫帮忙, 因为他经常这样做, 而且技术娴熟。 从抓猪、绑猪, 到放血、脱毛, 他手上如流水一般, 根本不需要帮助。 杀猪时发出的刺耳的猪叫声, 让孩子们远远地躲起来, 捂住耳朵。 记得李屠夫杀完猪, 等他们掉毛的时候, 我俯身问他:“李叔, 你不怕杀猪吗??” 李屠夫忙把锅里的热水倒进大锅里, 说道:“有什么好怕的, 我就是喜欢这畜生的撕心裂肺的叫声!边玩边玩, 别烫伤你!” 李叔在镇上开了一家猪肉店, 每天早上他都会把家里宰好的猪拉到镇上卖。 因为他会做生意, 生意一直很好。 每次买完猪肉, 他都会带着我叔叔去镇上的小酒馆喝酒。 李屠夫的酒量还不错, 就是喝多了。 每次他喝酒, 他都不会回家。 他喝醉了, 就一个人去找驴。 躺在车里, 心马任由驴拉回家。 一年, 李屠夫在镇上卖肉, 一个南方人来到他的肉铺, 说要给他发财。 要知道, 在我们没有鸟粪的地方, 很少见到南方来的外人。
        李屠夫, 既然是做屠夫生意的, 自然从不相信宿命论, 认为南方人的“鬼道”(狡猾, 东北的一种称呼)是骗钱的。 李屠夫不耐烦的让南方人走开, 别耽误他卖肉了! 南方人没走多远,

就在肉铺不远的地方摆了个路边摊, 挂上布旗算命。 去当地市场迷信的人很多, 而且价格也不贵, 还有人来这里算账! 下午, 市场人流量明显减少。 忙了一整天的李屠夫, 肉都快卖光了。 打扫完店铺, 他想找个地方喝点酒, 解一下疲劳! 这从一大早就开始忙了, 此时, 该休息一下了! 镇上有很多小餐馆。 李屠夫走进一家他常去的小饭馆, 点了两道热菜, 半斤白酒。 他坐下来开始给自己倒酒。 就在这个时候, 酒店的窗帘打开了, 早上赶着给李屠夫下卦的南方人也进来了, 冲李屠夫笑着点了点头, 找了张桌子坐下。 今天南方人的算命生意还算不错, 但比不上李屠夫这样的“大生意”。一碗葱油面。 下午这个时候, 餐厅里的客人不多, 只有李屠夫和两个算命先生。 李屠夫觉得一个人喝酒没意思, 就跟算命先生打招呼, “哥, 一起吃饭吧!我不介意一个人喝酒, 你要是能喝点, 我就一直陪着哥 。” 算命先生微微一笑:“我实在是喝不够, 我哥想聊聊, 我可以陪他聊一会!” 他笑了笑, 礼貌地回答了李屠夫。 “来吧!兄弟们, 坐在这里, 我们是你们两个在餐厅, 来这里吃饭说吧。”李屠夫热情不拘小节。 我想到了。 可能喜欢喝酒的人, 喜欢边吃边聊, 找个公司陪着, 这是最感性的关系。 李屠夫把算命先生带到自己的桌前, 让服务员再添两道菜。 “大哥, 你一大早就来我店提意见, 我连招呼都懒得打招呼, 是大哥失礼, 大哥要给你倒杯。” 李屠夫这个人讲道理, 讲道理。 他虽然不信这些招数, 但也不能失礼, 还得喝点南方的算命。 南方人受不了, 但李屠夫喝了一小口。 “其实我们从小没去过关里, 也没见过世面什么, 不过我总听说你们南方人很鬼鬼祟祟, 什么都比我们东北懂, 告诉我。什么 关里出事了?” 南方人一个接一个地和李屠夫聊天, 南方人问李屠夫:“哥, 你信命吗?” 李屠夫漫不经心地拿了一颗花生。 你相信那件事! 不是你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我要相信那件事, 全家人老婆孩子都要喝西北风!” “哥, 今天早上我要给你算命。 , 不是因为我想早点开门, 想做你的第一笔生意, 而是我觉得兄弟, 你应该及时停下来, 不要再搞这种屠宰生意了,

对自己和家人都不好。”南方人很诚恳。 他向李屠夫传道。 “兄弟! 说实话, 虽然我们是在农村长大的, 但我真的不喜欢干这种种地活。 家里有两个女孩, 第二个女孩学习很好。
        我必须为他依靠这门手艺。 大学!”李屠夫端起酒杯, 自言自语地喝了一口, “这些年我杀了不到一万头猪, 八千头猪。 现在不是很好吗? 家人可以吃辣的, 吃辣的都在我身上。 手艺怎么样! 如果真的去铲锄头, 我不知道我的人生会是怎样!”南方人叹了口气, 知道自己说服不了李屠夫, 所以放弃了!他拿出了一个折叠成一个小物件的小物件。 从口袋里掏出红纸三角, 递给李屠夫, “既然我哥不听我哥的劝告, 那我先把这个护身符带在身边, 希望我哥能好好的保管。 当当做生意! 我哥已经吃过了, 谢谢哥的款待, 有事我就先走了, 有缘的话, 希望能再见到我哥!”南方人对着李屠夫做了个手势。 , 然后离开了。 “嘿! 老哥~老哥! 乱七八糟的, 我想找人聊天, 可是没了!”李图丈夫把南方人送给他的红纸符扔进兜里, 酒没喝够,

就坐驴车开车回家, 到时把口袋扔给儿媳妇。 到家了。 睡着。 媳妇当天收拾肉钱, 发现用红纸折的小三角。 每天, 李屠夫像往常一样杀猪、卖肉、喝酒。 一日,

李屠夫喝醉了, 扑到驴车上, 任由驴子拖着回家。 那时的乡村电道不是今天的水泥路, 也不是柏油路。 用碎石铺成的土路是用压路机碾压路面完成的。 路上没有路灯, 从镇上到李屠夫家也不远。 就算没喝醉, 开驴车也不过二十分钟。 喝醉了, 让驴走回家最多不超过一个小时。 可李屠夫的老婆在家里等到半夜十一点、十二点还没回家, 于是气呼呼地骂道:“又不知道去哪里倒黄汤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 我明天就可以卖了!” 贵骂了一句, 还是拿着手电筒打了声招呼, 顺着电车道出去了。 走了三里多里, 莹莹朝绰发现, 它就像是自己的驴, 拖着一辆破车, 朝屋子里跑去。 走近了才发现, 那真的是自己的黑驴, 驴身上还沾着血。 随即, 李屠夫的儿媳感觉不妙, 赶紧回家和两个女儿和邻居打招呼。 邻居们出去寻找李屠夫的下落。 众人手电筒, 顺着电车道往镇上走, 才走了五里路, 才发现李屠夫的驴车被砸成了一堆。 是三强二弱的李屠夫。 他连忙将李屠夫抱起来, 发现李屠夫已经昏倒了! 李家为了救治李屠夫, 花光了这几年积累的所有积蓄, 终于保住了他的性命, 但李屠夫的腿被截肢, 再也无法从事屠宰行业。 李屠夫二女儿的学习成绩非常好, 考上大学是没问题的。 考虑到家庭的变化, 我辍学了。 几年后, 为了养家糊口, 我嫁给了村长的傻儿子。 事后, 李屠夫醒来, 将事故的经过告诉了大家, 但他只记得自己被一辆吉普车撞了。
        家人报了警。 那时候没有路灯, 也没有监控录像, 怎么可能有调查? 十多年后的一天, 我和舅舅出去办事, 走到李屠夫家附近。 大叔要去拜访多年的老朋友李屠夫, 提起往事, 李屠夫叹了口气, “要是我听了那个南方人的话就好了, 以后也没什么可做的了, 我觉得 对不起我家的第二个女孩!” 李屠夫感慨的说道。 李屠夫还告诉我们, 在他出事半年后的一天, 本打算在城里算命的南方人突然来找他。 看到双腿被截肢的李屠夫, 他不禁叹了口气。 无常。 李屠夫在家里住了好久很尴尬, 也戒酒了。 我不知道他是真的顿悟了, 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反正我去他家的时候, 看到窗台上有很多宗教书籍。 “吓得躲到暗处, 偷偷啄食, 似是珍惜生命, 却逃到五鼎里做饭。肋骨干枯, 牙齿贫瘠, 皮不宜煲汤。” 吃肉不是我的事, 现在我要停止杀戮了。”

Copyright © 2002-2016 贵阳贸易有限公司 guiyangmaoy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mcleskovac.com) ICP备案号:辽T3-20165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