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春运难须调整城市化战略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22日

       蔡永飞 革命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法学博士 1月8日, 2012年春节正式拉开帷幕。据介绍, 春节假期将有2.35亿人次乘坐火车回家, 公路客运量将达到28.45亿人次, 共计31.58亿人次。令人震惊的春节数据不得不提醒人们重新思考中国的城镇化战略。众所周知, 每年春节期间往返于城乡之间的一大群人主要是农民工。他们在城市工作, 但他们的家在农村。按照中华民族的传统习俗, 他们必须在春节期间与家人团聚, 所以形成了古今中外唯一见过的春节人群。能够完成春运, 是政府治理能力强的体现, 但春运现象的存在, 恐怕并不是其治理能力强的体现。其实, 春游之所以以特大城市为中心, 特大城市, 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大城市已经形成, 是因为现代化(主要是工业化)的资源集中在这些城市, 所以城市还必须能够吸纳大量劳动力, 但城市只是为了现代化而吸纳劳动力, 而无意将这些劳动力留在城市, 同时让数亿农民工在城乡之间穿梭。这种在一些城市集中过度资源进行现代化建设的不合理性,

也被另一个后果证明, 那就是房价过高。由于这些城市的资源集中, 这些城市的房价在强劲的刚性需求的推动下只会涨不会跌。一些学者将高房价解释为金融问题、市场问题等。等等, 其实这些问题都是次要的, 根本在于城市化乃至整个现代化的战略问题。
       要缓解甚至消除春运和房价过高的现象, 关键是要调整当前的现代化战略, 尤其是城镇化战略。一是宏观上, 城镇化和工业化必须紧密结合, 规划城市布局和规模。一些学者认为中国应该建设北京、上海等几千万人口的特大城市, 这是完全错误的。人口跟随现代化的资源。哪里有更多的资源, 就会有更多的劳动力需求和更多的人口。
       北京市朝阳区CBD、西城区金融街、海淀区中关村聚集人口, 不仅是工商企业自身吸纳了大量劳动力, 也有大量为其服务的劳动力。
        , 所以通往这些地区的地铁和公交车每天都是春节。有人形容, 在北京高峰期要坐地铁出行, 必须从家里带一个人, 从后面推, 才能进地铁车厢。因此, 在未来的城市化进程中, 北京这样的特大城市要建成宜居城市, 就应该像转移首钢一样, 将CBD、金融街和总部基地转移到平谷、廊坊、涿州等地。到曹妃甸。让他们带走超过1000万人, 不仅北京从此有望成为宜居城市, 而且这些人可以在那些地方扎根, 不再成为过年的对象。二是把大城市建设与中小城市发展、城镇化有机结合起来。城主如果工业中心作为城乡过渡地带的城镇, 主要是生活、休闲和消费的中心:将大城市的部分人口转移到附近的城镇生活, 使大城市规模工业从业人员在城市工作和生活。在城镇生活消费,

同时吸引更多人从事服务业, 不仅可以使城镇相辅相成, 也将是解决农民工城镇化的主要途径。想象一下, 当廊坊、涿州等城市建成200万人口左右的工业中心后, 这些城市不仅可以留住大量人口, 而且半小时车程内的周边城镇也可以带动附近城市的就业。以极低的成本成为公民。三是把城镇化与新农村建设、推进农业现代化有机结合起来, 努力提高新城镇居民公共服务水平。
       与农村相比, 如果城市的社会建设和公共服务水平不低于城市, 那么城市不仅可以接纳在大城市就业的新市民, 还可以引进参与建设的人。新农村建设, 发展现代农业。新农民。现有农村留守农民不可能成为现代农业发展的主体, 需要从城市引进优质劳动力进入农业。在更多农民工选择进入城市和农村有发展规模农业能力的条件下, 小城镇或一些可以保留下来的自然村可以欢迎新农民作为现代农业的主体。最重要的是, 只有在建设新农村的同时推进城镇化和城镇化, 才能帮助农民工进城。是留在农村还是选择提供条件, 最终解决农民工春运的问题。

Copyright © 2002-2016 贵阳贸易有限公司 guiyangmaoy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mcleskovac.com) ICP备案号:辽T3-20165757